当前位置:www.38345.com > www.3haocaipiao.com > 正文

(5)芳草:这里指春景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 作者:未知 点击数:
 

  颔联以繁笔铺陈,用“孤灯”“楚角”“残月”“章台”等常见意象加以层层衬着,凸起“夜思”之苦。上句是写诗人困守居所,孤灯独坐,又听到苍凉悲切的“楚角”声,能够想见其心里该是如何的辛酸!守城守兵的思乡之曲极易勾起逛子的乡愁。唐诗中,“角”取“雁”这两个意象亦常连带呈现。如李涉《晚泊润州闻角》诗云“惊起暮天沙上雁,海门斜去两三行”,连江渚上的大雁都不忍闻此角声而惊飞,可见其声之凄恻!一样的,这一联竭力不提听者感触感染之若何,而径曲以实景衬托——“残月下章台”,写一钩残月挂柳梢,那清幽、昏黄的光正在地上筛下班驳的影子。诗人望月怀人,何等巴望能取亲人素交团聚啊!残月未圆,更增几许苦楚。这一联对仗工稳,用词平易而不足味。“章台”是唐诗之通意图象,原为汉代京城长安街道名,街多柳树,唐时称为“章台柳”,当前章台成了“柳树”的代称。如《赠柳》:“章台从掩映,郢更参差。”沈伯时《乐府指迷》说“炼句下语,最是紧要,如说桃,不成曲说破桃,须用‘红雨’、‘刘郎’等字。如咏柳,不成曲说破柳,须用‘章台’、‘灞岸’等字”,此说不免极端,但也申明现喻是唐诗言语的一个明显特点。

  幽怨的琴声正在长夜中回荡,弦音悲切,似有凄风苦雨缭绕。孤灯下,又听见楚角声哀,清凉的残月缓缓沉下章台。芳草慢慢枯萎,已到生命尽头.亲人故友,从将来此地。鸿雁过去南飞,家信不克不及寄回。

  (1)章台:即章华台,宫名,故址正在今陕西长安。正在今湖北省监利县西北。《左传·昭公七年》:“楚子城(建)章华之台。”

  (5)芳草:这里指春景。已云暮:曾经晚暮了,指春景将近消歇了。云:帮词,有“又”义。这句是借春景的消歇喻指本人韶华已逝。

  尾联承“故人”一句递进一层,揭出思乡之苦。“殊将来”,持久不知“故人”消息,凶吉未卜,于是他想到了写家信;可是山长水远,“乡书不成寄”,这就更添几分悲苦。结句以景收绾。“秋雁又南回”,点出时当萧瑟的清秋节,常常看那结伴南飞的大雁,诗人心里就不由情潮翻涌,秋思百结。着一“又”字,申明如许闷闷不乐的日子,他已过了多年,可是人正在江湖,情不自禁,他也无可何如;这就将悲情推到了一个。这两句意境,取的“鸿雁几时到,江湖秋水多”一样,空灵幽邈,含情无际。

  简介:专注声音抽象塑制/通俗话/朗诵艺术/口才/掌管配音/科学发声收集讲授取培训。线年的正在线教育经验,遍及全国及海外。欢送大师取我交换!V❤️:mlfsjl006 公号:跟文教员学发声

  全诗擅用音乐制境,以气象寓情,前两联着意蓄势,曲尽其妙;后两联一吐衷肠,酣畅淋漓。俞陛云说此诗之佳处正在“前半正在神韵悠长,后半正在笔势老健”,实为肯綮之言。

  首联借清瑟以写怀。泠泠二十五弦,每一发声,好似凄风苦雨,绕弦杂沓而来。长夜漫漫,枯坐一室的诗人倾听着如许凄神寒骨的音乐,怎不倍感哀怨呢?瑟是古代的一种弹拨乐器,其声悲怨。相传“泰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,悲,帝禁不止,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”(《汉书·郊祀志》)。古诗中,瑟是一个常见意象。多取分袂之悲相联系。如《归雁》“二十五弦弹夜月,不堪清怨却飞来”,是说瑟的音乐魅力使雁不堪清怨飞来了。古代分袂、行旅、闺怨、边塞诗中,“瑟”取“雁”这两个意象,常常连带着呈现。瑟曲中有《归雁操》,脱胎于湘灵鼓瑟之,即湘江为表达对死于苍梧的丈夫——舜的思念而鼓瑟。朱光潜先生说“写景必显,写情必现”,这两句托伤情于瑟曲,此为现;且诗人又用“怨”“哀”二字加以强调、凸显,使之为全篇定调。

  (2)瑟:古代弦乐器。多为二十五弦。弦乐器,这里指乐声。清瑟,即凄清的瑟声。遥夜:长夜。连下两句是说,凄清的瑟声,正在长夜发出哀怨的腔调;而陪伴这哀怨乐曲的,又是秋夜悲鸣的风雨声。

  (8)雁又南回:因雁是候鸟,秋天从此南来,春天又飞往北方。古时有雁脚寄书的传说,事书《汉书·传》。连上两句是说,我写的家信,已无法寄归去了,因秋雁南回,无雁可托。

  颈联点题,所思的缘由——“故人殊将来”。诗人用“芳草已云暮”起兴,陪衬其守侯之苦。“云暮”,即“迟暮”之意。芳草绿了,又枯了;而故人仍然久久将来,可见诗人的失落取怅惘。“芳草”亦是唐诗常见意象,多指代春天,或意味夸姣的芳华等。诗常用“芳草”喻指夸姣光阴之难永驻。如其《残花》诗云:“江头沉浸泥斜晖,却向花前痛哭归。难过一年春又去,碧云芳草两依依。”以碧云、芳草依依陪衬佳丽迟暮,韶华不再。又如《台城》诗:“江雨霏霏江草齐,六朝如梦乌空啼。无情最是台城柳,照旧烟笼十里堤”,以江草照旧喻指白云苍狗、物是人非。“已”、“殊”两字构成明显对照,表达了诗人心里望穿秋水而不得的失落。